鬼太陽 出國參展囉

《鬼太陽》暨年初參展【2013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後,現在又準備要到【2013德國法蘭克福書展】及【2013墨西哥瓜達拉哈拉書展】拋頭露面了。感謝不知名選書評審的推薦。

這裡也許久沒更新了(XD),前幾天正好改完了鬼第二本(書名就讓我先隱瞞吧)的劇情及對白,看到去年寫下的目標…確實有達到喔,除了解開第一本留下的謎題外,第二本本身也是個完整獨立的有趣故事,也有其中心主旨。想故事的過程中也看了一些題材,挺充實快樂的;就算是想到睡著…有時也算是克服了失眠呢!

接下來預計在找到工作前至少畫個幾頁,喔喔加油吧!

Frankfurt2013_手冊內頁

Frankfurt2013_手冊封面

《鬼太陽》內頁

《鬼太陽》封面
【 作品簡介 Book Introduction 】

  • 一本充滿實驗性質的「拼貼漫畫」。沒有一個照一般時間邏輯順序推衍的完整故事,而是藉由全書五個章節描繪了一個黑暗時代的世界觀。章節裡的主角們都朝著各自所想的方向前進,象徵著自我實現,話題們則打轉在「鬼太陽」、祂所結的痂、以及擁有特殊體質的「採痂人」…
  • An experimental “Collage” graphic novel. There is not a complete story told with a sequence by time, but a fantastic dark land describing with 5 chapters. The characters are all make their way forward, which symbolizes “Self-actualization”. And their topics of conversation are about the “Ghost Sun”, his “Eschar”, and the “Eschar Pluckers” who have exceptional constitution…

Drawing in July

如何開始

最近在構思鬼太陽系列第二本的劇情,雖然也有想先畫畫別的題材,不過不知怎的總是想鬼系列的會比較有靈感啊…。但或許是這幾年太少寫東西了,再加上隨著年紀和社會歷練增長變的現實化,感覺是缺少了投入想像的能力了。

在失眠的夜晚曾經不只三番兩次地希望可以回到像在大學時期的方式去看待人事物。接下來的夜晚就開始憶兒時了,想起了小三或四趴在家裡寫著奇幻歷險故事作文後來意外在班上獲得掌聲的經驗……嘿,如果小三四想的出好故事,接著的人生大概也只剩大學時有在寫故事,樂觀來想本來就是缺少練習罷了,想做的話也只能催眠自己有超能力了。

在找回感覺的過程中我想分享為什麼能想出像鬼太陽這麼“超展開”的故事的原因,是因為從大四的時候我開始練習《景觀描繪》(Chip Sullivan著,徐德生譯)一書中所提到的超現實主義的『自發性寫作』,還有記錄『夢的日記』。當時只是因為好玩,寫了一陣子後,原本慣用右手的我,甚至以漫畫《寄生獸》的米奇為名,偷偷也給自己的左手稱作『左手米奇』,就這樣天馬亂寫亂寫的結果就自然能編出無厘頭的超展開故事了。而這一切都是寫在美術社都有在賣的一種最便宜的黑皮Sketch Book裡。

現在我對鬼第二本的目標是能組織更具完整性的故事,並也保持趣味性,因此要作出多種跳躍思考、再從中尋找串接故事的可能吧。或許在寫不出東西的時候可以重新開始自發亂寫,希望想不出東西的時候至少能在Sketch Book上面睡著了,還有,別太想要依賴從夢裡找靈感啊啊啊!

  • 1915,《Autumnal Wind and Rain》by Charles Burchfield。雖然不包括這張,這張也不夠奇幻,不過《景觀描繪》中放有數張查理士博奇菲的作品。